书名【 62号哨所--回忆1944年6月6日的奥马哈海滩

时间:2019-09-01

  举报a说穿说透说清只看此人不看此人2017/10/8 19:02:49第11楼T举报a说穿说透说清只看此人不看此人2017/10/8 19:02:52跟帖回复:第12楼[font=微软雅黑]历史论坛一、二战史[转帖]六个幸存下来的人(六个诺曼底登陆士兵回忆)

  对于每一位亲身参加过这场战役的人来说,他们每个人都有着属于他们自己的不平凡的经历。尽管半个世纪过去了,但是他们对这场战役的回忆却仍然记忆犹新。对那些从未经历过战争生死考验的年轻人来说,下面这几位老兵讲述的故事,真是一部充满英勇、无畏精神的教科书。

  “我们同奥恩运河桥附近的50多名德军展开激战。他们大多人住在征用的民房里,冲出来的时候还睡眼惺忪的。邓·布拉里奇中尉率领的第一排向运河桥发起进攻。他就要冲上桥时,脖子中弹,倒了下来。他是D日那天盟军阵亡的第一个军人,也是那次行动中唯一牺牲的一个人,尽管我们负伤的人数不少。我们终于控制了这座运河桥。同样,我们还占领了横跨这条大河(按:指奥恩河)的另外一座大桥。”

  “我们登陆之前,天空开始破晓。许多美国士兵跳入海水中。有些人被海水卷走了。我们不能在那里停留,因为我们有作战时间表:每隔5分钟就有一批登陆艇到达。起初,好象一切顺利:我们有大雾掩护,可以按部就班地向前进。根据法国抵抗组织的情报,我们前面的德军不过是150多个配有自行车的德国青年。但是,我们可没有料到,我们的面前却是德军第352师。我们刚刚在滩头登陆,就遭到了驻守在坚固阵地里的德军猛烈炮火的袭击。上帝啊!我们的面前竟然是这样一支精锐部队!我们的计划全被打乱了。我们的处境岌岌可危。我们无法越过海滩,爬上丘陵,去按原定计划行动。我们被德军挡在那里,而我们的背后就是大海。我们在没有火力掩护的情况下,在海滩上只前进了7码。当时附近最高的地方就是一块礁岩。”

  塞弗罗被释放后曾多次寻找在诺曼底战场上活下来的二战老兵,希望能得到他们的原谅。后来他找到了一位在奥马哈海滩上活下来的美军老兵,这位老兵在这场战斗中受了三次伤,还是侥幸活了下来。虽然他们当年是死对头,但是当他们会面时,却拥抱了整整五分钟。

  我们搭登陆艇向滩头迈进,许多人都在晕船。海面浪涛汹涌,每当狂浪打来,我们就溅了一身的水花。我们所搭的登陆艇是第一波登陆中,属A连所乘的六艘之一。当船靠近滩头时,德军所设立的反登陆障碍正如意料中全然可见,这表示潮水正低。我是个步兵士官,跟随着Anderson中尉下艇后,我们不是依照数月以来在英国的训练来作战,而只能尽力而为了。在开阔的登陆滩头上根本找不到德军,但他们却迅速地以小口径武器向我们大肆开火。一冲下登陆艇后,就陷入了齐膝的水中,我们开始依照训练来行动─前进、蹲下、开火。但问题是我们根本不知道要朝哪射击!我瞧见一些曳光弹迹发自一座庞大的水泥碉堡,我从没料到会有这么巨大的碉堡!我努力想要向它射击,而完全不知道后面的情况。

  最终,盟军还是登陆成功了,塞弗罗也成了俘虏,并在五天后被押往了美国,在监狱中当了3年战俘。直到1959年,塞弗罗的所作所为才被美国人所知,他们给塞弗罗起了个“奥马哈海滩之兽”的绰号。塞弗罗自己对这段经历非常羞愧,他从来不会对自己的4个孩子讲述当年发生的事情。

  “跳下登陆艇,我们就发射了一些连着绳索的铁爪矛,把它们射向悬崖的顶端。之后,我们开始快速向上攀登。我们知道自己应当完成的是什么任务。我们十分清楚,一旦呆在下面无法前进,就会被打成肉泥。我们奋力攀登,德国士兵朝我们抛掷手榴弹、射击。当时,三面都有子弹打来——从左,从右,从中央。我是我们船头一个抓着绳子爬上悬崖顶的人。我在崖顶呆了大约5到10分钟。我在上面搜索敌人。攀登的时候是无法环视四周的。你只能手握粗粗的绳索,手一下又一下地挪动着。你要携带2040至50公斤的行装,有步枪、手槍和子弹。但奇怪的是,我却不在乎这些,好象没怎么用力就爬了上去。”

  举报a说穿说透说清只看此人不看此人2017/10/8 18:50:50第6楼历史论坛>

  我拼命地爬上岸,蹒跚走向堤边倒下。许多美军的体随海浪冲上岸边,我发现自己混在朋友们的狼藉堆,其中有许多是早已炸成碎片的块。

  “我爬上崖顶之后,好象到了天堂里一样。上面一个人也没有,只有弹坑。我朝下面望去。下面的家伙都在争先恐后地往上爬。又有几个人中了流弹,掉了下去。海滩上布满了死尸。远处,黑色的驱逐舰和登陆艇象沙丁鱼一样地挤满了方圆两英里的海滩。更远的地方是那些大家伙——炮舰和巡洋舰。我能听到海军炮象闷雷一样轰隆隆炸响的声音。我们就象兔子一样,从一个洞口找到另外一个洞口。我们终于发现他们已经把枪炮挪到半英里远的一个地方。在海军的炮轰下,德国人都跑了。这真令人扫兴。他们到底躲到哪里去了?我们在那里搜索了一个小时,结果连一个敌人的影子也没有找到。这一个小时就象过了100年似的。这样,我们在岸边搜索了整整一天时间。我们在这天的早上四处去搜索,炸毁了发现到的敌人的枪炮。我要说的是,这是我所经历的最为棘手和恼人的事情。你们都不曾有这种经历。每当我想起那些活人都一个个阵亡了的时候,我真是沮丧之极,内心感到凄楚得紧。但是,我们的进攻是有效的。我们终于找到了那些仍可使用的枪炮。我们的任务就是炸毁它们。它们就是这样被我们炸毁了。一天之后,我们就在一个树林里被反扑的德军俘虏了。”

  Hilscher中尉来自Texas州。当我终于抵达岸边后,就开始在震耳欲聋的炮火声中朝海堤跑去。我看见约75远有个坑,就奔去躲入,伏在坑底的火药灰上,一喘过气,就再向前冲。但我太累了,沾了泥沙的湿衣服与装备很重,难以奔跑,不得不再躲在反登陆障碍间休息。一个南Boston士兵MervinL.Matze已经直跑到海堤边,作手势要我们跟上去,并大喊:“离开沙滩!”在沙滩上我们只是活靶,我们唯一存活的机会就是要尽快离开沙滩。我还在喘息时,士兵Gillingham冲来卧在旁边,他露出求救的眼光,脸色苍白而害怕,像是小孩子在问该怎么办。我对他说:“Gillingham!我们要尽量散开,因为德军会先打双人目标,再打单人目标。”他不答腔。接着我听到一发炮弹打来,砸入面前的沙地,炸开的弹片飞过我头上,纷纷落在我的四周。Gillingham的下巴被弹片削断,只剩一点皮肉还连在脸上,他就抓扶着下巴跑向海堤。他到海堤后,我和WillHawks就给他注射吗啡。他意识清醒而自知将死,留在我身旁还活了约三十分钟。我们应该要停在海堤边,等待剪铁丝网兵将海堤上巨大的铁丝网阵剪穿,才能前进。在等待期间,F连的Wise中尉正在海堤后指挥他的部队时,被一发子弹命中前额,却继续指挥直到自己坐下抱着头倒地而死。我们在海堤下等到攻击发起,才前进穿越海堤上剪开的铁丝网阵,碉堡中的德军随即向每个冲越海堤的人开火射击。穿越海堤后,地上有很多小型灌木与沟渠可供掩蔽,我们花了些时间来重组人员与计划如何摧毁碉堡。我们首先将TNT炸药装在长竿顶端去直接攻击碉堡,但这方法根本行不通。

  奥马哈海滩之兽绝版照片

  Franz Gockel德军352师726步兵团奥马哈滩头第62号火力堡阵

  塞弗罗在回忆中写道,一名美国大兵冲上了奥马哈海滩,塞弗罗迅速开枪击毙,在如此近的距离下,这名大兵的头盔都被打飞了,鲜血四溅。塞弗罗至今忘不了那名被他射杀的大兵死亡时痛苦的表情。他回忆说:“直到那时,我才意识到我正在杀人。直到如今,我仍经常梦到那名美国士兵,每当我想起他时,我就感到如此心痛和愧疚。”

  很多人认为塞夫罗当天一个人消灭了3000-4200名美军士兵,但他自认为没这么多。他多次承认:“我当时至少打死了1000人,很可能超过2000人,但我也不知道我究竟打死了多少人,光是回忆就让我觉得很可怕。”

  我在A连抢滩十九分钟后,才与B连一起登陆。我是艇上首先冲出的,因为师部有命令要军官率先下艇。艇长精准地让登陆艇上了预定的登陆点。当船触滩时,艇长到艇前钢舱去拉登陆梯板的栓锁,但栓锁却卡住了,放不下来。我叫说:“放下梯板!”艇长猛拉了好几次栓锁后,登陆梯板才放下。我急忙两步跃上梯板,就奋力远跳入水中。刚开始水深及胸,但一个浪头打来,水就淹到颈子了,然后我向滩头泅水走了约15到20码。我这艘艇载有A连的连部共17人,跟B连的人混乘一起登陆。当我终于停下来站稳后,我向前方四处察看。前方没有人在!大家到哪里去了?A连到底在哪儿呢?直到我涉过了深水,到达A连所在的浅水才了解一切。我四处查看,水中到处都是密密麻麻的体在随波碰撞,看不到任何生存人员。

  我转头向后看,竟然也没有人,没有人跟上来!那些与我一起下艇的人,不是死在后面,就是还窝在小艇附近。接着我开始向岸上的涨潮线走去。过了一会儿,一些人开始出现在我身边。在右边的是我的一位传令兵。在左边的是我的一位无线通信兵Clifton。他叫住我,说他被击中了。但我看他的样子还不错,所以我问他:“你还可以走吗?”随后在前进到涨潮线前,我被击中三次。四个29侦搜营的人员一起躲在一个钢制反登陆障碍后面,我向他们大喊,要他们散开。我才刚喊,一排迫击炮弹就打下来,当场炸死三人,剩一人受伤。我又看到B连的Winkler中尉在我右侧前进。射来的炮火好像是用镰刀在砍倒稻草一般,将他的那群人整群扫倒,Winkler中尉也死了。第一波攻击的A连有六个登陆队,各乘一艘登陆艇,而我是带第七队。第五队的登陆艇沉到海了。另外Bellegin上尉所带的第二队有32人,无一生还,可能都和艇上弹药一起炸掉了。我们就这样损失了A连所属六艘登陆艇中的五号艇及二号艇。

  早上还有一批精锐特种部队也登陆在奥马哈滩头的西侧,他们的目标是要由陆路攻占在奥马哈滩头和犹他滩头间的一处战术制高点─PointeduHoc。这是一处俯瞰两边滩头的台地,整个台地海岸都是约三十公尺高的断崖。德军在台地上布署了重炮,两侧的滩头都在炮击射程内,而美军特种部队的首要目标就是要摧毁这些重炮阵地。抢攻PointeduHoc的特种部队是美军第2与第5突击营,原计划是第一波登陆由第2突击营D、E、F连,用钩索爬上断崖攻击;C连(“抢救雷恩大兵”中,米勒上尉所率领的那一连)则登陆DogGreen由谷堑攻上再向西攻击PointeduHoc东侧的火炮阵地,第二波由第5突击营与第2突击营的A、B连组成,他们在海上等待强攻断崖的部队发出成功攀登信号后,就马上跟进爬上断崖支援,但他们只能等待半小时,第一波抢攻半小时后若没发出成功信号,就视同抢攻断崖失败,所有支援的突击兵都要转向到DogGreen抢滩,由台地东边的谷堑攻向PointeduHoc。

  “在海滩上,我们不能久留。我们打算使用我们随身带来的折叠式自行车。这些车子我们在英国南部已经用了两年。可是,道路上的碎石块使得我们根本无法骑车。骑车前进了3英里之后,我们奉命把车子都堆放在一起。当地的孩子们也许马上就会发现它们的。头一天夜里,我们在一座教堂的园子里挖了战壕。在那里,我们头一个士兵被迫击炮打死。德国佬在大概1000码远的地方开的炮。我们能看见他们,他们也能看到我们。后来我们的迫击炮也运来,才把他们打跑。当地的法国居民难以见到,大概都躲进了地窖。当我们准备向好不容易找到的一个农民买一些鸡蛋时,他却听不懂我们的魁北克法语。最后,他用英语回答说:‘你们要什么?’原来,他曾经在法国航空公司做过机师,并在纽约生活过几年,法国投降后才回到乡下居住。显然德国人撤退的时候光顾过这里。整个村庄里都找不到奶牛或马。他送给了我们15个鸡蛋和新鲜的洋葱。我们在他的家里煎了些荷包蛋吃。作为答谢,给了他20美元。”

  当天早上实际的情况是,第一波抢攻断崖的部队在恶劣风浪下错过了攀登点,他们迟了四十分钟才开始登陆,成功爬上断崖攻击,摧毁了重炮阵地。但其他的支援部队在半小时内等不到信号的情况下,全都冲进了奥马哈滩头的血战场。美军在滩头上伤亡惨重,有的连队甚至遭到全灭的命运,无一生还。往奥马哈滩头的登陆输送行动在早上8:30全部中止,已经登陆的部队如果不向前杀出一条血路,就只能在海滩上等着被德军炮火屠杀。慢慢地一小股一小股的美军部队奋战攻上了悬崖,海军也冒着触礁的危险,将驱逐舰驶近滩头,近接炮击支援。这样鏖战到中午,德军的阵地炮火才明显减弱,直到当天傍晚美军才巩固了在奥马哈的滩头阵地。这一天在奥马哈滩头,美军伤亡了2400余人,德军伤亡了1200余人。当天结束时,美军已经上陆34000余人,成功建立了滩头堡。

  塞弗罗战后说道:“我消灭了一整支登陆部队,周围的海水和沙滩都成了红色,我都能听见美军指挥官歇斯底里的叫声。当我看到机枪射出去的子弹打到哪些美国兵周围时,就开始有敌人陆续倒下。很快,尸体就开始漂浮在海面上,越来越多的士兵趴下对我这边射击。”

  “已经太晚了。当我试图找到我们师长时,我发现他正在巴黎度假。隆美尔也外出,去看他的家人去了。XTL的总司令部拒不相信我所汇报的一切。他们一口咬定这只是一场佯攻,真正的目标在加来。与此同时,我们得到的命令是只准坚守阵地,不能发起任何进攻。我想,如果我能在凌晨2点前发起反攻,我们就能到达海岸,守住卡昂运河上的桥。我不晓得我们是否能阻止入侵,但我们会重创入侵者的。有可能还会迫使他们撤退的。”

  D日那天,32岁的冯·卢克是驻诺曼底的德军第21装甲师少校营长。之后,在为期6周的卡昂以北牵制英军滩头堡兵力的激战中,冯·卢克升为上校,并担任了师长。战后,他经营咖啡进口生意,现在已经退休,居住在德国汉堡。他所写的关于诺曼底登陆的回忆录已经在欧洲和美国出版。

  A连的连长是TaylorN.Fellers上尉,行政官是RayNance中尉。Anderson中尉率领我们这艘三十人的小艇。每艘小艇上都有步枪兵,剪铁丝网兵,爆破筒兵,与火喷射兵。我是火兵中的一员辅助手。船上还有专门炸碉堡的爆破手。我的工作是跟着火枪手Greenstreet 下士,当他的火燃料用完时,再补充他一桶五加仑的燃料。当我们的登陆艇靠近滩头时,英国船员对我们说:“就要放下登陆梯板了,我们放下你们后就要尽快开船退出滩头,所以你们最好准备好!”当船碰上沙滩,梯板一放下,Anderson中尉与Dominguez二兵就首先冲出去。几秒后,当我冲下船,看见Dominguez已被射中,躺在沙滩的水。登陆前方有约一百码远的开阔海滩要冲过,我们伤亡惨重。我扑卧沙滩,向着房屋开火,Wilkes中士问我:

  因为德军只要看见有人穿越碉堡前的铁丝网,就可以马上把他击倒。然后我们决定由碉堡间穿过,攻进连接碉堡的壕沟。这些壕沟是德军挖来用以机动迁移与撤逃的途径。我们进入壕沟,溜到每个碉堡后方,用手榴弹扔进碉堡轰炸,再冲进去杀光碉堡中所有剩下的德军。成排的碉堡阵地耸立在我们与崖顶之间,我们缓慢地一一推进。士兵们决心完成任务而不顾牺牲所表现的勇气,令人难以置信。

  举报a说穿说透说清只看此人不看此人2017/10/8 18:56:37第9楼T举报a说穿说透说清只看此人不看此人2017/10/8 18:56:42跟帖回复:第10楼[font=微软雅黑]美军付出了极大的代价,战友们手里的命牌越积越多

  “你在射什么目标啊?”我说:“我不知道!我不知道自己在射什么!”Anderson中尉在25到30码前正挥手要我们前进,却忽然就没命了。海潮冲得很急,一瞬间除了Murdoch 外,其他人都不见了。我问Murdoch觉得如何,他说:“我看不见!我的眼镜搞丢了!”我看不到同连的其他人,所以我和他又退回海中,去到一台损坏的水陆两栖卡车。Murdoch受伤了,所以我要他待在那,等后来的船将他救起。而我则开始在海滨游泳,直到十点半时才被一艘船救起。最后我终于又加入了A连的残余部队,只剩下八人在作战。

  “我们这支部队是靠近海岸的唯一一支装甲部队。其他部队都部署在内地,主要是加来海峡一带,因为XTL和他的幕僚都认为登陆会在那个地方。6月5日至6日夜晚,我的一个连队在外面训练,不过他们带的彈藥都是供训练用的假彈藥。大约子夜时分,该连连长报告说,有伞兵‘正从我头顶上降下来’。起初,我还以为这是一支别动队。我立刻跑向师司令部去问个究竟。那里抓着几名俘虏。他们之中有一个是英国医生,其他的是士兵。我一个劲地盘问那个医生,但是他只说出他的姓名、职务和开业号码。于是,我同他聊起了我那些在英国皇家掷弹兵近卫队中的老朋友和在英国生活的经历。他的话开始多了起来。于是我问他是否知道这次偷袭的更多的情况。这时,旁边一个被俘的英国士兵大声笑着说:‘哈哈,这不是偷袭,而是一场入侵!我们要向柏林挺进啦!’医生试图阻止他,但是为时已晚。”

  2000年,塞弗罗写了本回忆录,名为《62号哨所--回忆1944年6月6日的奥马哈海滩》,想通过这本书对自己当年的罪行进行忏悔。2007年,83岁的塞弗罗接受了最后一次采访,他称自己并不热衷于战争,并在战争结束后一直被良心谴责着。他说道:“我杀人只是为了能够活下去,我明白他们之中还要有人活着就会向我开枪。我根本就没想过会加入战争,更不想在躲在碉堡里用机枪对人射击。”

  6月6日清晨,盟军在奥马哈海滩登陆。当时的塞弗罗是当WN62碉堡的机枪手,他在面对潮水般的盟军时,只能疯狂进行射击。在9小时的抢滩登陆战中,他用光了12000发子弹,换了好几次机关枪枪管,甚至换下来的火红枪管还不小心引燃了碉堡旁的干草堆。双方军队都杀红了眼,海水和沙滩也被鲜血染成了红色。

  “我可以告诉你们大家,我们搭乘299号登陆艇的人每个人都呕吐了。这种登陆艇只能运送以33人为一排的一个排。登上艇后,军官宣读了艾克的致辞。我和每个人一样,都拿出全家合影照。我的妻子玛米和在英国降生的两岁大的儿子戴德。我祈祷着。一个士兵祈祷着。然后,我便讲开了玩笑。当时,我并不感到害怕。别人都在打赌能够活着回来,我当时可真没那么乐观。只是觉得这是天意。”

  举报a说穿说透说清只看此人不看此人2017/10/8 18:46:06第5楼众人评论贴子旺,请继续评论交流经验之谈请继续:

  传入地下堡垒的警报声将我们由深眠中吵醒,一个战友站在门口大声喊叫,要大家不要怀疑,快点起床!但过去几周来,我们常被假警报吵醒,所以大家都不当一回事,有人还继续翻回床上睡觉。一个国防军军官来了,在战友后喊说:“弟兄们!这次是真的,他们来了!”我们就全都清醒了。我们跃起行动,拿起步枪各就定位,原来的疲倦感全不见了。机枪、重炮、迫击炮准备就绪,我们守在武器旁等待,夜色依旧是一样宁静。不久后连部传来消息─敌军伞兵已经空降在Sainte-M??e-Eglisem了,有许多船舶离开英国南部向诺曼第开来。我们防守的海岸区依然一片平静,连个鬼影子都没有!该不会又来个假警报吧?时间分秒过去,我们站在武器旁,身着单薄的夏季制服在寒夜颤抖,伙夫给大家热上红酒。一名军官来检查我的准备情况时说:“当他们到的时候,不要立刻就开枪。”他走后,我又是一个人孤零零的守在机枪前了。一片宁静反而使我们心头沉重而愈加紧张。不久轰炸机群的声音在空中响起,和往常一样飞越我们的防区而过,逐渐消逝在远方。安静了一阵子后,在破晓时又有更多的轰炸机飞来,此时海平面浮现黑影。本来我们以为那是德军自己的巡逻艇,但船影越来越多,多到让我们的希望破灭了。海面上可见的船行航迹愈来愈多,更多的轰炸机飞近海岸,在数公里外的Port-en-Bessin投下第一枚炸弹。有愈来愈多轰炸机飞近,我站在重机枪后注视着海滩,再次检查弹带,想要集中精神在武器上,以忘记眼前的迫切压力。在我枪位旁的凹洞,有两个点火开关,用来发动两个攻击海滩与反战车壕的火喷射器。

  举报a说穿说透说清只看此人不看此人2017/10/8 19:03:46第13楼T举报a说穿说透说清只看此人不看此人2017/10/8 19:03:49跟帖回复:第14楼[font=微软雅黑]约翰·霍华德(81岁)

  法国抵抗组织情报网负责人。他的成员在登陆之前对诺曼底的奥马哈(Omaha)、朱诺(Juno)、戈尔德(Gold)海滩进行了缜密的侦察。之后,他成为美军情报部门的一员,是最先进入慕尼黑附近达豪集中营的盟军部队中的一员。战后,这位曾经是职业自行车运动员的法国人开始经商,并出版地方报纸。他现在居住在法国贝叶。

  二战是非常残酷的,活着就是那些士兵唯一的想法。那个混乱的年代,士兵只能选择为国而战,无论正义或邪恶,都在历史中任人评价。塞弗罗作为一个普通的德国士兵,也只能在历史的洪流下选择对美军射杀,但是他敢于正视这段历史、敢于悔恨自己的过错,这颗赎罪之心让他跟那些盟军的士兵一样让人尊敬!

  我瞄准最前一人,不清楚对方是敌是友?我拿出暗号器在手中,喀答一声。三人忽然停住了,当时我觉得静了好久,才传来喀答喀答两声的回应信号。我相信在那几秒内自己真是世上最快乐的人了。这三人与我同时跳伞,他们和我一样,不知自己身在何处。所以我们开始出发去找一处农舍或地标以供确认定位。

  【管理员特别提醒】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凡是对我说他不害怕的人,不是白痴,便是撒谎者。你肯定是会感到恐惧的。你无法靠近这个100英尺高的悬崖。在没有火力掩护的情况下,敌人朝你扫射,你就一点也不害怕,这不可能。装备简陋的登陆艇没有火力掩护。一艘登陆艇就是一支基本的登陆单位,上面运载着30多人,顶多只有2名开艇的海军军人。它没有龙骨,因此,只要有风浪,你就会感觉到。我们离海岸还有半英里远或更远的距离时,德军开始朝我们开火。我们可以听到子弹嗖嗖地从艇边上掠过。在悬崖脚下,可以说根本就没有海滩。全都是礁岩。登陆艇尽可能地贴到了岸边,水兵放下登陆板,我们便跃入水中。”

  一、二战史>

  “我们离开海滩的唯一办法,就是炸掉那辆挡着我们去路的废坦克。终于,我们中的一个小伙子成功地用炸药把这辆坦克炸飞了。班长命令我去找我们的指挥官乔治·泰勒上校,告诉他我们已经穿过了海滩。于是,我站起身,准备跑动。当你从那些受伤的或倒在血泊中的士兵身上跑过时,是难以保持身体平衡的。由于没有落脚的地方,我们只能在海水中跑动。海浪拍打在尸体上,一会儿拍向岸边,一会儿推拍向大海。到处可见阵亡者的肢体——这里是一个睾丸,那里是一个脑袋,这里是一个屁股,真是一派肉糊拉拉的地方。肠子,肠子,还是肠子,这就是奥马哈海滩的情景。”

  盟军方面的15000多名官兵和差不多同样数量的德军在诺曼底登陆的头一天——D日阵亡或被俘。对大多数参加诺曼底登陆战的盟军幸存者来说,D日这一天是他们一生中恐怖与昂奋交织在一起的最为难忘的时刻。

  “我们在阵地上坚守了6周,使敌军在滩头堡上无法前进。我们的坦克白天黑夜地向他们进攻。我们筋疲力尽。我们很清楚,只要把他们压制在滩头堡上,入侵是不会成功的。一次,接近这场战役结束的时候,我们发起了进攻,攻占了一处可以俯视索德(Sword)海滩滩头堡的阵地。这时,我们看到那里到处都是部队与辎重。敌方海军的重型舰炮向我们的阵地开火,加拿大第3步兵师和英国人的部队向我们发起了进攻。我们只得向法莱斯方向节节败退。对我们来说,诺曼底这场战役就这样结束了。”

  “这一天中的两件事情使我终身难忘。头一件是向6架滑翔机下达出发的命令。我来到每架滑翔机前面向他们告别。当我也搭乘滑翔机上天后,我感到喉头的淋巴越来越肿大。看来这是我们正当空中飞行之故。我真不晓得当一小时后我们投入激战时,还能有多少小伙子依然活着。另外一件事情就是着陆。正如我希望的那样,我乘坐的滑翔机是头一架着陆的。我命令第一排马上前进,因为他们担负炸毁碉堡的任务。我们事先分析认为,这座位于桥边河滩上的碉堡里一定装有引爆这两座桥梁的装置。我命令他们一定要让桥梁完好无损。”

  我们的登陆艇是一种前方有舱门可以放下的平底船。在船上,我们每人都领到一个晕船呕吐袋,但真的晕起来时,一袋根本不够吐!我们大约在早上六点半接近滩头,此时海面不断落下炮火,机枪子弹也咻咻掠过我们头上。Robey中士叫艇长直接将艇开上海岸,艇长照办,所以我们就直接登陆在岸上。一下船,我们就笔直地跑向一堵岩堤,当时我看到四周都是弹火在喷溅沙滩,觉得这真像一场战争电影。

  1994年6月6日这一天,约50000多名参加过诺曼底登陆的老兵和14位国家元首、政F首脑来到当年硝烟弥漫的战场,凭吊在这场战役中阵亡的盟军将士。

  “当我从散了架的滑翔机上跳出来的时候,我在50码远的地方看到的头一个东西,就是我们已经通过航拍照片研究了数月之久的桥头堡。飞行员使得滑翔机在离那里很近的地方着陆!那里没有枪声,静悄悄的。碉堡的钢门没有上锁。几个小伙子掏出了润滑油管,给门轴浇油。之后我们就悄悄地溜了进去。在碉堡里,我们只抓到一个还没有来得及穿裤子的德国老兵。我们是夜里12点16分着陆的。在15分钟里,我们向总部发出了我们代号为‘汉姆和詹姆’的信号——我们已经控制了桥梁。我们的行动计划就象梦里想出来的一般。毫无疑问,D日准确无误的行动多亏了运气和英军精锐之师的战士们。你们可以想象一下,我们的每项任务都顺利地完成了。这多亏了航拍到的照片和来自法国抵抗组织的情报。”

  “18点30分,从空中传来了第一波电讯,连续两次。之后,出现了短暂的干扰。接着,是第二则电讯,也是连续两次。这时,我知道登陆将于次日在我们这片海岸开始。我们为此已经等了足足四年的时间。当时,我真是激动万分。”

  “D日的当天下午,我在贝叶附近的巴赞维尔同英军情报官斯图尔特上尉会了面。我告诉他在贝叶没有更多的德军。我明确无误地告诉他,德军已经后撤,并在踞此以南7到8公里处部署了第一道防线个德军通讯兵守在邮局里。他们是被他们正在撤退的同事抛弃的。他们是跑不掉的。”

  他是加拿大部队的下士,在加拿大第3步兵师的先头部队占领了滩头堡之后,于D日清晨在朱诺海滩登陆。他所在的格伦加里山地师奉命骑着自行车急行军16公里,去攻占卡昂机场。这项任务由于路面上到处是障碍,而使他们陷入困境。7月8日,达林的腹部中了3弹。战后,他在军中作为军士长服役达29年。现在,他住在加拿大安大略省格洛斯特。

  当绿色降落灯亮起时,我们部队开始跳伞。我忘了我是第几号跳伞的,但记得才一下子,我就站到跳伞门上了。跳出后,我像石头一样掉落,身上的装备悬飘在身旁的空中。瞬间降落伞张开,忽然一阵猛烈拉扯同时不久,我撞入了一棵大树树顶。我急忙检查身体情况,显然没有什么骨折或外伤,那么下一步行动就是要脱离降落伞到地上。我并不晓得自己离地多高。我可以听见下面牧场的声响,判断那应该是放牧的牛只。我既然已经吊在伞具上,唯一可以离开的方法就是把系带砍断。我还能行动拿出战斗匕首,先砍断右侧的系带,整个人以笨拙的姿势被一条左系带吊着。接着我把匕首由右手换到左手,锯断剩下的左系带后,整个人掉下去,引起一阵大骚动。我预期这场喧闹一定会引来德军巡察。我重重摔下来,但除此之外并没更糟的事发生。我组起M1步枪,装上弹荚,坐着观听四周动静。然后我开始沿着一道浅沟匍匐前进,忽然听见左方有动静。三个人向我走来,而且就快踏上我了。

  轰炸机忽然朝我们冲来,我一时来不及跳入防空壕,就钻入枪座下躲避。飞机狂啸而过,炸得尘土满天,两发炸弹砸进了我们阵地,一时大地震动,破片尘土到处飞扬笼罩,我的眼鼻都沾上灰尘,嘴巴也喷进了沙土。不过还好,幸好大部份炸弹都丢进了阵地后方的内陆区域。没人会来救我们!没有一架德国飞机会来!而我们手上根本没有防空武器。海面开始活跃起来,攻击艇和登陆艇高速冲近滩头。第一波紧接的登陆部队跃下舰艇,跳入高度齐膝或及胸的水中,他们要冲刺跑过开阔海滩,冲到和海岸线平行的一道矮岩堤下,那是滩头上唯一的掩蔽。以前对于来自空中与海上的轰炸,我们无能还击,只能力图自保,但现在我们可以开始作战了。第一波机枪声响起数秒后,才前进滩头几公尺远的抢滩部队就纷纷倒下。我用重机枪朝登陆艇才扫了几排子弹,沙子就把弹带卡住了。我由进弹口抽出弹带,把它甩干净,再装回去,忽然间机枪就在手上炸开散裂了。很难想出为什么我自己竟连一点伤也没有!但旁边的火喷射器开关却被弹片劈毁了,只剩下电线空荡荡地悬着。一名战友用他的75mm机炮一轮又一轮地不断开火,不久他的位置被敌人的火力盯上,打得尘烟四起。

  分享:分享给朋友用手机看帖文,请扫一扫。用微信/易信等扫描还可以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我找到泰勒时,他正把一支雪茄从嘴上拿下来。他把雪茄递给我说:‘想抽烟吗?’然后,他便说,我可不认为有什么英雄Z義,我相信的是奇迹。他站了起来,对我们讲了那句十分有名的话。他说,‘这个海滩上有两种人,一种是死人,另外一种是快要死的人。让地狱见鬼去吧。’然后,他开始爬动,之后便跑了起来。他率领我们全体在炮火下穿过海滩。这可不是什么勇敢,而是愤怒与使命感交织在一起的感受。无论你说什么,都别说什么英勇,英武,无畏,坚强。我们是美国步兵,这是我们的行当,没有人是什么英雄。”

  1944年6月6日凌晨,塞缪尔·富勒作为美军第一步兵师第16团的一名下士,参加了在诺曼底奥马哈滩头的登陆战。由于作战英勇,富勒荣获银星奖章。战后,他投身于美国好莱坞的电影事业,先后担任导演与剧作家。现在,他生活在法国巴黎。

  登陆艇开始航向滩头时,中尉走近每个人,并拍拍他们的背说:“去干掉那些混蛋吧!”但当我们由艇上跳入水中时,大家只能自顾性命而已。因为炮火猛烈地朝登陆艇打来,我和我那一班就涉水向旁边走,沿着与海岸线平行的方向行进。当我终于转头朝海岸前进时,看见一发炮弹把Hilscher中尉炸得跪下,然后倒入炸开的弹坑,他就死在那里。

  举报a说穿说透说清只看此人不看此人2017/10/8 18:41:36跟帖回复:第4楼

  当我们冲到岩堤后,我回头看到一发炮弹正中我们登陆艇的引擎舱,炸毁了登陆艇。我看着另一艘登陆艇抢滩,当艇上人员正跑来岩堤时,其中一人被迫击炮弹直接命中,炸成三块肉在空中飞舞。经历了炮火猛击与搭艇抢滩后,我们都又晕又惊,潮水渐渐涨起,我们容身的海滩逐渐变窄,可以看见体在波浪中翻滚。我们连长左腿被榴弹严重炸伤,医务士无法替他止血,他失血而死。接着行政官代连长缺,但还撑不到一小时,他也被狙击手干掉了。但我这一艇只损失一名人员,他是被击中肩。这一场惨况似乎漫长而无尽,最后我们终于在上午十点左右,开始抢攻谷堑,以登上俯瞰滩头的悬崖崖顶。我们才刚开始有个好的攻势,就被悬崖侧边的碉堡机枪炮火压制了。透过无线电呼叫海军支援,一艘驱逐舰尽其可能的近岸停泊后,舰上有一名船员冲出舱门,奔上前炮塔,将炮口转向悬崖碉堡,炮击了好几次后,压制我们的机枪炮火就没了。在悬崖上有很多雷区,只有一条路可供穿过,但路上铺设了铁丝网。我们要不就要匍伏爬过铁丝网障碍的路,要不就要踩过雷区前进。我们这班八人,只剩下四支步枪还能用,其它的都被沙子塞住了。在路的不远处,我第一次看见死亡的德军,他的钢盔已经掉在地上,盔上印有他的名字Sc-hlitz。

  一只敌军坦克朝他打上一排炮火,击中他碉堡的枪眼,他那支枪就报销了。第二波登陆部队抢滩时,摊头冲刺与防御射击的竞逐又再重演一遍。我方有愈来愈多的人员伤亡,海潮缓缓涨起,水线逐渐地漫上了海滩。

  “我们进入内陆后,发现那些德国佬原来是一些崇拜XTL的德国青年,还有从意大利、波兰、奥地利征来的士兵。一个朝我开枪的人可真年轻。我一枪就把他毙了。我们根本无法停下来去想被打死的事情。或是你打死他,或是他打死你。打仗就是这样。”

  举报a说穿说透说清只看此人不看此人2017/10/8 18:54:38第7楼T举报a说穿说透说清只看此人不看此人2017/10/8 18:55:34跟帖回复:第8楼[font=微软雅黑]论坛一、二战史诺曼底登陆奥马哈滩头纪实

  我在指挥艇上担任Zappacosta上尉的无线电通信员,我正确登陆在计划的地点Vierville谷堑前。登陆艇离岸不远时,我攀爬上艇壁向前看,却见不到人影。A连应该已经登陆在岸上,但我却看不到一个A连的人,只见到机枪扫射的曳光弹迹。我朝下向上尉喊说:“我见不到A连的人,只有机枪炮火在扫射滩头。”当时烟雾到处弥漫,这样看了几分钟后,艇长喊说要放下登陆梯板,我就跳下来了。梯板一放下,Zappacosta上尉首先冲出,身体马上被打成蜂窝,他并没立即死亡,而大声朝我哀嚎。我们陷入了敌方的交叉火网,只要有人冲出去,就会马上被弹火砍倒。我能幸免于难是因为自己绊倒滑下去,而摔出了登陆梯板。当时我背了一具无线电机,必须要先脱下它,我才爬得起来。当我终于爬起来时,已经被海浪冲离了机枪阵地前的滩头,如此才救了我一条命。我回头看其他的人,只要一冲出登陆艇,就马上倒下去了。上尉大声向我呐喊说他中弹了,于是我走向他,他却忽然倒下,再也没起来,我晓得他完了。我们的单位都被打散。正好在Vierville谷堑的碉堡阵群前抢滩的A、B、D连都落入了一片交叉火网中。这些人员中的绝大多数后来都葬进了当地的纪念公墓。

  “6月2日那天,我们通过英国广播公司电台播出的两条电讯获知了关于登陆的消息。对我们这部分成员来说,来自这个电台的电讯应该是‘苏伊士运河地区天气炎热’和‘已成定局’。6月5日星期一,我发现盟军的空运十分繁忙。这使我预感到会有重大情况发生。于是,我把收音机拧到英国广播公司的波段。”

  他们来自美国宾夕法尼亚的煤矿、加拿大萨斯喀彻温的麦田、英国曼彻斯特的工厂和法国布列塔尼半岛的海滨……

  我们应该要登陆在奥马哈滩头的DogGreen区,却跑到了DogWhite区。因为上校Schneider看见原登陆区炮火猛烈,觉得过去上岸简直是自杀!他让我们在海上绕行,直到发现了一处火力间隙,才推进登陆。上校的登陆艇碰上了障碍物,跟在后面的我们也是。我们的艇员很熟悉状况,他等大浪冲来时,将船加速冲离障碍,我们接着将障碍引爆,冲上滩头。我们才刚下艇登陆,上校的船马上也来了。我到防波堤后卧倒掩蔽,迫击炮火不断地打在海水到我们之间的地上。那时Cota将军〈29师副师长〉小跑步冲进海滩到我们后面问说:“你们的指挥官呢?”我们指指右边说:“在那!”Cota将军跑过去,并叫:“突击队!开路吧!”几分钟后,我们冲过防波堤,闯进了一排笼状铁丝网阵,我们爆破并穿越过阵地。奋力攻上了小镇Vierville-sur-Mer。在小镇十字路口对面有一座教堂与墓地。我们在那第一次遇到狙击,我和伙伴干掉了两个在教堂尖塔的敌军。

  “7日凌晨,当头一批英军别动队到达贝叶后,我带领他们奔向邮电局,将德国人抓获。中午时分,200到300名英军抵达贝叶。他们送给我们口香糖和巧克力糖。在后来的8至10天里,我们中的许多人都说他们要去度假了。6月14日,戴高乐将军来到贝叶。这真是令人兴高采烈的一天……”

  当时,这位隶属于英国第6空降师的英军少校指挥着他的部队参加了佩格瑟斯战役。在这场战斗中,他指挥的150名英军官兵守卫着贝努维尔附近,分别位于奥恩河以及奥恩运河上的两座重要的桥梁。

  “1944年3月,我们情报网共有92名成员。我们的任务就是搜集德军军事活动的情报。我们都不是职业情报军官。但我们都憧憬着有朝一日能使我们的国家重新获得尊严与JF。这一切激励着我们去完成任务。我们骑自行车,坐火车、轿车或马车来回侦察德军动向,大炮的位置,工事,机场,等等。对我来讲,干这事情真是得心应手。作为一名自行车运动员,我可以每天骑80到100公里,前往海边和圣洛去侦察。所有情报都是我骑车获得的。有些情报没有价值,但有些是关于构筑工事和布雷区的情报。我们获得的最重要的情报是有关霍克角的情报。我们早就把霍克角的火炮阵地已经转移的报告提交给了盟军。但盟军不相信这个情报。德国人伪装得十分成功,以至美国人和英国人都以为包括6门155毫米火炮在内的炮兵阵地仍然布置在那里。当我得知美军别动队攀登那里的悬崖时,我一个劲直摇头,因为那是无意义的。可你又无法批评他们。他们的行动的确是十分英勇的。”

  前方除了几栋房屋外,看不到什么东西。海浪不断地冲来使得我难以站稳,而身旁的战友们不时地被击倒,一下就挂了。我索性抛下身上的装备,那实在太重了。我在水中挣扎前进,正举起双手在空中以维持身体的平衡时,左手中了第一弹。子弹击断一只手指,贯穿了左手掌,我觉得被轻轻刺了一下,知道自己已经中弹了。士兵HenryG.Witt摇晃着由旁边涉水而来,对我说“士官!他们把我们丢下送死!我们死得像老鼠!”。我并不这么想,也不同意,但当时我真的不知道我们是不是被放弃丢下了。我奋力前进,因为所携的步枪卡膛,所以我捡了一把卡宾枪,开火射击了几排子弹。我们大家都只是在作一些无益的射击。我企图击毁碉堡,而所用的.30口径步枪根本就办不到!不久我又再中弹,一发击中左腿,打裂臀骨;另外几发击中背包与钢盔带。

  “我们推测敌人一定会发起反攻来收复运河。而我们必须守住它。我们是幸运的。我们的反坦克炮发射的头一发炮弹就把一辆德军坦克击毁了。它就象燃放的烟火那样噼噼啪啪起火燃烧。于是,我命令我的士兵猛烈开火,给敌人造成一种我们兵力很强的假象。我知道我们的伞兵增援部队最快也要一个小时才能到达这里。德国人退了下去。我们的伞兵于凌晨3点到达运河。他们从桥梁上空跳下来之后,立刻投入战斗,向敌人发起进攻。这就是当夜我们同敌军的战斗情况。”

  我知道这艘船的乘载量大约可搭180个全副武装的士兵,但我所得的乘载人员名册上却有200人。在这艘船上除了我以外,没有其他116团的人。船上不止是因超载而拥挤,还载有各式各样的特殊装备,像是大卷的电话线,很多的爆破筒、背包、抓钩、火喷射器、还有更多的其他东西。在早上6:30时,可以看到第一波登陆艇队朝海岸出发。我站在甲板上朝右望向DogRed滩头,一切都很平静。但当登陆艇队逼近反登陆障碍,放下前舱登陆门板时,战斗声响开始了,当下就出现了恐怖的惨况。我们的登陆舰开始兜圈航行,舰上没有人员登上海滩,而此时我们开始见闻到炮声火光了。我的预定登陆点是在“奥马哈的狗红滩头”,但我们的登陆舰左偏太远了,闯进了DogWhite滩头的登陆区。当时前甲板挤满了人,我们的船开始被小口径炮火击中,我可以听见子弹击中舰舷的声音。我们的LCI舰在舰首有一对可放下的登陆梯板。我原本是应该从右舷的梯板下船。当我们的船前进到水底障碍阵地时,大概是撞上了斜立在海底的障碍桩柱,整个舰体陷入了障桩,一声爆炸将右舷登陆梯板炸上高空,落入了20码远的海中,整艘船开始向后倒。因为不能由右舷登陆,所以我朝向左舷前进,但左舷的登陆梯板也整个卷入了火中。在前甲板开始有人员被炮火击中伤亡,我往后退躲避炮火,忽然听到一声爆炸,接着就看到一名被击中的火喷射兵,他的油箱烧了起来。站的靠近的几个人也都着火了,我注意到其中有一个人脸上冒出了近六宽的水泡。那名火喷射兵在剧痛下尖叫着,冲上右舷跳入海中,我能看见连他的鞋底也着火了。上尉到前甲板挥手大喊:“所有人过来这边!”我爬上左舷侧栏,翻落掉下海。海面周围都是人们在飘浮,存活的、濒死的、死亡的,通通混杂在一起。这时爆炸忽然在我的左方响起,我看到空中有一排迫击炮弹飞来。我甚至可以在炮弹击中水面爆炸前,看到炮弹的尾翼。此时我什么也不考虑了,一心只想上岸加入自己的部队。虽然岸上似乎一片混乱,但我实在再也不想待在水里了。我在海中游得很累,快喘不过气了,再游一段后,我决定要试着站立看看。结果真是奇迹中的奇迹!刚巧我站住的海底沙丘可以让我的头露出水面,得到一场及时的喘息。可不一会儿,波波狂浪又把我冲离了沙丘,海水又淹过我的头了。我感到自己已经太疲倦而无法游上岸,所以我决定要丢掉一些身上的装备。我先丢掉步枪,接着扔掉钢盔,接着是工具袋。

  “头20英尺真是难爬。你又没有可以紧抓的地方。你唯一能握住的东西就是绳子。在接近崖顶时,总算可以稍微轻松一下。只要你看到有脑袋从崖顶上露出来,你就得马上把自己的脸贴在峭壁上。否则,就会招来一阵射击。我记得当时我曾从悬崖顶上朝下望,看见我们的一个人负伤躺在海滩上。当时,我在想‘上帝啊,也许我也会这样的’。我要也这样,兴许是活不成了。”

  他作为美军第5军团第二别动营的下士,参加了诺曼底登陆战。他和他的战友成功地对霍克角的一座高30米的悬崖发起了进攻,并占领了它。他们的任务是:消灭控制着犹它海滩和奥马哈海滩的155毫米重炮阵地。出乎D日战役的高级指挥官们预料的是,在海岸附近还布设着许多大炮,别动队员们要搜索并炸毁它们。结果,伤亡是惨重的:这场登陆战结束后,全营255人中只有不到三分之一的人还能战斗,于是该营不久就被撤了下来。6月7日,巴克曼被德军俘虏。战后,他领取了退伍保险金,成为一名投资商人。现在,他居住在美国马里兰州肯辛顿市。

  “上午11时许,当我来到一个高地时,只见入侵的大军已经如潮水般在滩头堡登陆。当我们终于在下午2点左右接到反攻的命令时,我们的行动已经处于英军的监视之下。这样,我们遭到了他们的空中打击,伤亡惨重——我们没有空中掩护——他们来自海岸附近的舰炮轰炸则更为猛烈。”

  1944年6月6日凌晨,英吉利海峡的迷雾尚未消散之际,来自6个国家的155000多名官兵开始在法国诺曼底实施登陆。

  “在8或10英里的地方显露出来的法国,首先是一片硝烟,然后是海滩上的火光。当时的场面是:炮弹嘶嘶地飞过,房屋在燃烧,飞机从头顶掠过,德国佬的88毫米大炮轰轰作响。我感觉到登陆艇撞在了海滩上。这时,海军的一个士兵跳入水中,拖着一条引导我们前进的绳索。我们每个人都把自行车从自行车堆里抽出来。我记得当时海水演到我下巴的位置。负载78公斤重的行装,这还没把自行车和钢盔算上。许多小伙子都在那里惊恐地乱叫着,尖叫着,吼叫着。当时,炮声震耳欲聋,你不得不大声喊叫才有胆量。水中漂浮着尸体。在海滩上,尸体都排成3行,卫生员在激战中对伤员进行包扎和抢救。我总算活了下来。”

  1944年6月,诺曼底登陆战爆发。其中在法国奥马哈海滩上的一个代号WN62的德军碉堡让美军付出了4184名士兵阵亡的代价,更让人惊讶的是,其中一半数量都是一个士兵造成的。这个德军士兵当时只有20岁,名叫海恩·塞弗罗,战后被人称为“奥马哈海滩之兽”,他后来对自己在战争中的行为无比悔恨。

  这是6月6日子夜时分的一段不太长的时间。这是盟军中头一批JF法国领土的部队。这场战斗进展顺利。今天,他生活在英国南部。每年,他都用一个月时间前往法国诺曼底,来到当年激战的战场,凭吊阵亡的战友。

  奥马哈滩头是诺曼底登陆中最宽阔也是鏖战最惨烈的登陆区,全长约十公里。整片滩头有约三十公尺高的连绵悬崖俯瞰着上百公尺宽的开阔沙砾海滩,只有五处谷堑斜坡有路径可通崖顶。滩头西部靠近崖底的涨潮线上筑有约三公尺高的防波堤。德军在水底与岸上埋设了许多反登陆障碍与水雷、地雷。崖上的火力阵地与碉堡间挖了许多壕沟以供德军掩蔽。守卫滩头的德军是352步兵师。登陆的美军将整个滩头由西向东划分为Charlie,Dog(Green,White,Red),Easy(Green,Red),Fox(Green,Red)。整个登陆是主要由美军第1师负责,再加上29师的116团。第一波登陆在早上6:30由29师116团登陆在Dog与EasyGreen,第1师16团登陆在EasyRed与FoxGreen。因为天气恶劣浪涛汹涌,原来支援116团的29台两栖坦克只有两台上岸,其他全沉了。强劲的潮流将登陆艇队冲离原订地点,116团只有A连登陆在预定位置,其余连队都朝左偏去;而16团则是队伍大乱,各单位混杂在一起登陆。

  抛下那么多东西后,我终于能游完剩下的一百多码距离而站上岸边的浅水。当我登上奥马哈滩头时,我已经不是原来那名训练精良的强悍战斗步兵,而只是一个茫然无助又精疲力竭的船难生还者,还丧失了所有的武装。

  举报a说穿说透说清只看此人不看此人2017/10/8 19:04:01第15楼众人评论贴子旺,请继续评论交流经验之谈请继续:举报a发布新帖共5849次点击,19个回复12跳转论坛至:╋猫论天下├猫眼看人├商业创富├时局深度├经济风云├文化散论├原创评论├中间地带├以案说法├股市泛舟├会员阅读├舆情观察├史海钩沉╋生活资讯├杂货讨论├健康社会├家长里短├味来之家├职场生涯├咱们女人├家有宝宝├消费观察├房产家居├车友评车├猫眼鉴宝╋影音娱乐├图画人生├猫影无忌├影视评论├音乐之声├网友风采├娱乐八卦├笑话人生├游戏天地╋文化广场├菁菁校园├甜蜜旅程├心灵驿站├原创文学├汉诗随笔├闲话国粹├体育观察├开心科普├IT 数码╋地方频道├会馆工作讨论区├江西会馆├凯迪西南├海南会馆├珠三角├凯迪深圳├北京会馆├上海会馆├河南会馆├长三角├贵州会馆├杭州会馆├香港会馆├台湾会馆├美洲会馆╋凯迪重庆╋站务├站务专区├企业家园├十大美帖├视频创作├商品发布a快速回复:[转帖]书名【 62号哨所--回忆1944年6月6日的奥马哈海滩选择最近@的朋友帐号,或直接输入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我们开始向Sainte-M锇e-lise镇前进,派出斥候到前方侦察。除了镇内零星的炮火声外,一片宁静。一些人带了剪线器,停下来剪断道路两侧的电话线。我们经过一个小型电力站,一名伞兵用两枚手榴弹炸了它。我们经过一个伞兵降下的教堂,教堂尖塔上还有一张没人在的降落伞挂着随微风吹动。许多伞兵在还未落地或落地不久就被干掉了,一些体还悬在树上像是被打烂的洋娃娃,身上满是弹孔。他们的血在降落的地方滴得到处都是,看到这些首批死亡伞兵的惨相令我们不寒而栗。当我在找水装水壶时,瞧见旁边农舍后面有一口井,当我走往井边时,看见一幅令我永生难忘的景象,那是一名82空降师伞兵的战死景象。他占住了一处德军散兵坑,作为单兵防御阵地。在坑外的半圆范围中散布着九具德军体,最近的体手还握着手榴弹,才离坑三码远;其余的体七歪八扭地倒在各处,展现了这场战斗的血腥残酷。那名伞兵的弹带还挂在肩上,但他的所有M1步枪弹荚都打完了,弹壳退得满地都是,枪柄断成两截,碎片四散。他独力战斗,也如同那晚的许多伞兵一样,孤独死去。我看了他的名牌,他的名字叫MartinV.Hersh。我在所携的祈祷本上写下他的名字,希望有一天能遇到认识他的人。但我从未遇过。

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
联系我们

400-500-8888

公司服务热线

澳门百家乐玩法